到紹興旅遊,尋找魯迅先生足跡

終南覽勝,喜歡寫字

方法/步驟

魯迅先生,可以說是在課本里一直陪伴我們成長的人。從小學時候三味書屋裡的梅花鹿,初中百草園中的蟋蟀,到高中體味著日本上野的櫻花。從孔已己,藤野先生,范愛農到華老栓,到大堂上被砍頭時還計較圈劃的圓不圓的啊Q;以及劉和珍君無不給我們留下深刻的記憶。今天到浙江紹興,先生故里,再一次去感受先生的精神 ,尋找先生的蹤跡。

這是是三味書屋門前的小石橋,不知哪個時候先生是怎麼蹦蹦跳跳的來來往往的。擬或也曾爬在橋上觀魚看蝦,丟顆石子咕咚一聲,待漣漪散盡,才依依不捨的背了書包,走進學堂去了。石橋古樸依舊,水流潺潺依然,烏篷船吱吱呀呀還在飄蕩。卻再也不見當年拖長辮的小學童了,迎來了成群結隊的追尋先生足跡的人。

在三味書屋,還依稀看到一堆搖頭晃腦,之乎者也,背書的孩子。還記得先生課桌上刻的「早」字,只是到今天為止還存著和當年先生一樣的疑問,為什麼三味書屋的中堂要掛一副梅花鹿的畫,而不是祖師孔子?先生是不是也曾手扶著頭,望著窗外。心兒是不是也曾隨著小鳥從這扇窗飛出學堂,飛向滿天的白雲。

在先生紀念館,首先看到的「是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這是先生一生的真實寫照。毛主席也說魯迅的骨頭是最硬的,他沒有絲 毫的奴顏和媚骨,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寶貴的性格。這正是我所敬仰先生的。也正是今天文人最缺的東西。

有沒有在頭腦中浮現出月光下,脖子帶著項圈,手裡拿著鋼叉,機靈活潑的哪個少年閏土的樣子?這就是小時候的先生和好朋友閏土,你小時候的閏土他現在哪裡?還在我們的心中嗎?

看社戲了,還記得社戲嗎?那時候狠狠地被看社戲途中船上偷羅漢豆,吃羅漢豆的情景所擊中。心裡一直想往著在河道里小船悠悠,煮豆吃豆,清洗鍋碗瓢盆往河裡倒水的樣子。直到多少年以後,第一次到紹興,就興致勃勃去乘烏篷船,吃羅漢豆,喝黃酒。在鑑湖沿著古棧道咯咯吱吱一個下午。好不雅興。今天看到社戲的影像一下子又回到了當時的情景。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絡, 文中所有觀點看法不代表淘大白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