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區分洗盤和出貨

分清洗盤和出貨是件很考功夫的事。很多人不僅無法完全正確判斷出洗盤和出貨,而且往往會在兩者之間造成誤會。當莊家洗盤的時候誤以為是出貨,慌忙出逃,結果眼睜睜看著到嘴的肥肉被別人搶走。而等到莊家出貨了,又誤以為那只不過是莊家在洗盤而已,在最危險的時候反而死抱股票,結果煮熟的鴨子又飛了。為什麼會這樣呢?讓我們來從莊家的心態分析分析就明白了:莊家洗盤時定會千方百計動搖人們的信心,而出貨時必將以最美好的前景給人以幻想。因此,我們可以得出洗盤的幾點特徵:

步驟/方法

洗盤時股價快速走低,但下方會獲得支撐;

下跌時成交量無法持續放大,在重要支撐位會縮量盤穩,上升途中成交緩緩放大;

整個洗盤過程中無關於該股的利好消息出現,一般人持股心態不穩;

當盤面浮碼越來越少,最終向上突破並放出大成交量時,表明洗盤完成,新的升幅即將開始。
  上面我們介紹了莊家洗盤時通常所用的各種伎倆和形態上的變化,現在我再結合自己的看盤心得,談談關於洗盤的體會。

由於事物總在發展中變化,莊家現在開始更多地藉助股民對大盤走勢判斷產生困惑時進行瘋狂的洗盤。每當大盤從底部剛剛拉起,市場中一般還是空聲一片,多數股民的心態也還停留在前期股市下跌的恐懼中,這時往往稍有風吹草動,很容易就把自己的寶貴籌碼送給了莊家,從而讓莊家輕鬆地完成了洗盤的過程。其實這時我們最好反過來想想,發現道理再簡單不過。因為既然前期大盤跌了那麼多,到了此時此刻,一般散戶手中除了深套的籌碼之外,哪裡還剩有寶貴的資金呢?例如,在98年9月17日和18日,廈海發(0526)的走勢就是這種意義的放量洗盤。當時,莊家所利用
莊家也慣用個股以及大盤的所謂利空,進行瘋狂地打壓洗盤。這種時候,我們首先應該觀察個股前期成交量的變化。若成交量在前期沒有特別放大,那麼先知先覺的莊家難道會和散戶一起聽到利空才拋股票嗎?換種說法,莊家不是在洗盤難道還會是出貨嗎?例如,銀廣夏(0557)98年4月20、21日的低開就是明顯的洗盤。銀廣夏曾在1月21日至2月17日有一波拉升建倉的行情,不長的2個月的盤整之中,細心的人可以觀察到從3月27日開始成交量又逐漸放大。4月20日,銀廣夏公布1997年年報,莊家趁機利用其不佳的業績,低開洗盤。所以對於認清了莊家洗盤行為的投資者來說,既然判斷出了莊家不準備留著一肚子的貨撐死自己,那麼大幅拉升就是很必然的事了。銀廣夏也正是從此時起步,股價在三月內翻了番。

,和股評及輿論鼓吹的相反式洗盤。股評唱多,莊家做空;股評唱空,莊家做多。現在市場中的大多數股評家,除了少數缺乏職業道德的人之外,應該說還是具備一定的理論基礎和實踐經驗。莊家有所動作之時,他們往往能發現到蛛絲馬跡,但當股評家們把他們的發現用來大肆評論之時,莊家也許仍未完成原定計劃。對於股評家,莊家倒是不用放在眼裡,反而可以借力打壓。試想一下,大家都想做轎子,誰來抬轎呢?例如,東湖高新(600133)在98年9月23日的走勢就是這種洗盤方式最好的例子。在9月19日周末這天的許多股評都點評了東湖高新,且一致看好該股。但此時莊家也許並未完成最後的操作計劃,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選擇瘋狂打壓,而不是不擇時機的拉升。當然,如果你心中有底的話,你就會知道,拉升是必然的,只不過會晚些時候。

通常的經典理論是莊家洗盤時不破10日均線,且成交量呈遞減之勢。但我們發現,現在市場上的莊家往往並不遵守這一規則,他們不僅砸破10日均線,還時時砸破30日均線,甚至是放量之後,我們發現了問題的關鍵所在:這麼大的成交量,一般的散戶有幾個敢到相對高位去接這種火棒呢?何況還是不祥的放量下跌!所以除了莊家對倒,我們很難再想到別的可能。所以千萬別被這種洗盤給嚇出局,否則我們是無法享受到最後瘋狂的喜悅!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絡, 文中所有觀點看法不代表淘大白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