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之戰 婆媳之間換位思考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婆媳是兩個本該和諧卻對立的群體,兩個女人圍繞著一個男人,一個生他養他,一個愛他靠他,都想為他好,卻往往把他推向矛盾的風頭浪尖。應該說,婆媳對立是中國的一種文化,若非如此,熒幕上婆媳關係的家庭劇為何經久不息?

丈夫通常夾在母親和妻子之間左右為難,而且還會遇到像這種非常不合時宜的問題:「如果我和你媽中間你只能要一個,你選誰?」

這其實是個根本不該問出口的問題,即使在沒有發生矛盾的情況下也不該問如此不可理喻且不仁道的問題,媽和老婆到底要哪個?這根本就不是單項選擇題,偏偏要當成單選題來做,而且逼著人家選,自然就會讓本來不大的矛盾變成熊熊烈火。

還有個問題和剛剛那個問題如出一轍,而且大家都知道:我和你媽落水了你先救誰?恐怕很多女人都問過這個問題,很多男人也都遇到過這個問題,但這個問題根本就是個沒有道理的問題,當這個問題橫亘在兩個人之間的時候,原本沒人落水,卻又比倆人落水難纏得多。所以如果想讓生活平靜些,如果稍微有點智商,恐怕絕不會問這個問題,因為它真的不但殘忍而且非常愚蠢。

婆媳是兩個本該和諧卻對立的群體,這種對立由來已久,估計未來還會繼續對立下去。兩個女人圍繞著一個男人,一個生他養他,一個愛他靠他,都想為他好,卻往往把他推向矛盾的風頭浪尖。應該說,婆媳對立是中國的一種文化,若非如此,熒幕上婆媳關係的家庭劇為何經久不息?若非如此,當一個結了婚的女人想要朝丈夫問一個愚蠢問題的時候,為什麼往往要把他的母親拉下水?我相信很少有女人會問丈夫如果我和你爸落水了你先救哪個?無論是文化也好,傳統也罷,事實上當婆婆和媳婦成為一個人的時候,也就站到了一條河的兩條岸邊,而作為兒子和丈夫的他,就是河裡的那條船,不是在這邊靠岸,就得在那邊靠岸,兩個岸都希望接納他,卻又讓他進退維谷。

其實不唯獨中國有婆媳矛盾,外國人同樣會有,只不過文化背景和傳統習慣不一樣,婆媳之間面臨的問題表面上也不一樣。外國人成家之後更多地圍繞著自己的家庭轉,中國的母親卻不願意對兒子撒手不管,即使他已經七老八十。佛洛依德認為每個母親潛意識裡都把媳婦當成仇敵,如果推而廣之,那些與婆婆截然對立的媳婦又何嘗不是在潛意識裡將婆婆看成冥頑不靈的對手呢?很多女人都是這樣,年輕的時候與婆婆周旋,年老之後用半輩子學來的實戰經驗與媳婦周旋,於是就有了夾纏不清的婆媳關係,如果站在局外看這場大戰,根本就是兩個女人在搶一個男人,一個要兒子,一個要老公,我不想丟,你不願讓,於是硝煙瀰漫。

婆媳關係本來是一家人之間的內部矛盾,而且無論怎麼爭怎麼鬧,出發點都是為了他們爭奪的這個男人好,所以按理說應該很容易達成妥協,但因為有了中國的文化和習慣,於是婆媳之間如果不能和睦相處,就一定會橫刀立馬,於是就有了刁蠻婆婆,也有了兇悍媳婦,爭來奪去不見得能分勝負,但兩個人都輸掉了輕鬆快樂,而且也輸掉了在別人眼裡的形象。

其實婆媳之間無論有多大的矛盾,根本就算不得矛盾,因為出發點是相同的,他們愛的人也是共同的,與其橫眉冷對最終兩個人都怨氣纏身,不如各自退一步,營造最能讓那個男人覺得幸福的生活氛圍。婆媳大戰看上去不是婆婆受了委屈就是媳婦遭了罪,但其實最可憐的恰恰是她們爭奪的那條船。兩個女人都想讓他靠自己更近,結果到了後來倆人只顧著明爭暗鬥卻恰恰顧不得那個在一旁不知道幫誰的人了。

我覺得不管是婆婆還是媳婦,如果能有個換位思考的覺悟,假如自己變成了那個被當做夾心餅乾的他,一邊是兩鬢斑白的媽媽,一邊是耳鬢廝磨的妻子,非要他在兩個女人之間做出個非你即我的抉擇,對他來說是件多麼殘忍的事情!

世上的事兒就是那麼奇怪,歌裡面唱道女人何苦為難女人,但婆婆和媳婦稍不留神就會女人為難女人,正如早市上買菜的家庭主婦和起早貪黑買菜的大姐為幾分錢爭得面紅耳赤,都是窮人,卻又免不了相互為難,不為別的,只因為你有你的難處,我有我的苦衷,誰也不願意退讓一步,卻又誰也離不開誰——做飯的主婦總要買菜,賣菜的大姐總要養家。

如果這點事兒能想明白,其實婆媳之間就不會有那麼多矛盾,只不過世上很多事情本來非常簡單也非常容易想明白,只是誰都想讓別人去明白了之後來遷就自己,所以一來二去很多明白的事也就變得不明白了。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絡, 文中所有觀點看法不代表淘大白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