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旅遊攻略-不能錯過的15個地方

去巴黎旅遊的話,絕對不能錯過的15個地方

全文

巴黎聖母院--有人說最好從North Portal步入,一進門就能撞見絢麗奪目的3個玫瑰畫窗,煞是拍案驚奇。我去過後才聽說,你不妨試試看。拿破倫1804年在此登基,但好象沒留下拿氏紀念。南塔樓內有《巴黎聖母院》中夸西莫多敲過的著名大鐘,我是讀過雨果的書才覺得這裡親切無比。

聖心教堂--最好是周日去,可以趕上場彌撒,那裡的修女戴白邊眼鏡,煞是文雅,唱起聖歌來都是花腔,買票都聽不到。別忘了爬上圓頂好好看看巴黎。    

香街(包括凱旋門)--香街的法文其實很"土",就是田野的意思。但這條2公里長的街道今天卻是世界上最洋氣的大街之一。一定要安排場夜遊,燈火下慢慢踱步更有情致。別在周末黃金時間去擠麥當勞,洗手都得排大隊。在此我還要提醒那些來巴黎的朋友,去香街千萬注意,別為了能賺1000法郎就替人買拿護照才能買到的"露易斯衛東"提包(儘管他們先付錢,只用用你和你的護照),這等不明朗的事還是少做為妙。

羅浮宮--一定要備足時間,俺去了將近一天,最終也沒轉過來。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館據稱每次去都會有新發現。做好思想準備,拿出最大的虔誠充分領略古典之美吧。蒙娜麗莎不會如你相象得那麼大,但絕對一流。安格爾、波提切里、米開朗基羅、西里克、魯本斯、拉菲爾、庫爾貝、德拉克羅瓦、柯羅的東西也絕對不錯,寶貝太多了,列也列不完,別忘了重點看看倫勃朗,他的素描(銅版畫)精緻極了。

蓬皮杜--最好在看完羅浮宮後第二天馬上去看蓬皮杜。前者是"神"的,後者是人的或非人的,你會立刻有所領悟。樓上一層的現代畫真是精彩紛呈,夏加爾、盧梭、畢卡索、康定斯基MAX ENRST、米羅、克利等人的作品都值得好好駐足,但下面一層當代畫家的東西俺就不敢恭維了,偶然在一電視機前一站,一個男人馬上開始說: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們是人。我工作,你工作,我們工作。我喜歡作愛,你喜歡作愛,我們作愛……再回去這人還在不停地嘮叨,而且表情已然窮凶極惡了許多,語速也在不斷加快。這層看得俺那點剛被古典畫家注入的光明一下流失了不少。

ORSAY博物館--這個博物館的豐富完全超出了我的想像,它是從羅浮宮到蓬皮杜之間的過度,你要好好準備時間仔細欣賞印象派和後印象派的作品。最好的在樓上,梵谷、高更、盧梭、塞尚、德加、雷諾瓦、馬奈、莫奈一路精彩。樓下有安格爾的《泉》、米勒的《牧羊女》、《晚禱》和《拾穗者》以及庫爾貝的許多主要作品,最讓俺駐足的是樓上的梵谷和莫奈。前者的畫就是有生命力,畫家幾乎就是把他的生命轉化成了燃燒的色彩。後者的睡蓮讓人感到印象派的家底就是豐厚,那麼單一的東西竟然畫得如此色彩豐盈,莫奈有古典畫家的執著。還有當年被正統藝術沙龍所拒絕的馬奈名作《草地上的午餐》,通常是觀者最多的。

艾菲爾--我是一晃就走了,可能是人太多,也可能因為有恐高症,往下看往上看都不行。呵呵,想起四木那美麗的"平視",在俺這裡是沒辦法。

聖保羅聖路易斯大教堂--巴洛克建築傑作,裡面有德拉克羅瓦的《橄欖山的基督》(待考)。兩個用來洗禮的大貝殼是當年住在附近的雨果贈送的,你可在頭上點兩下,沾點大師的靈氣和定力。 

盧森堡公園--有時間一定要在噴泉邊的綠蔭下坐坐,哪怕讀一兩頁旅遊書也好,那裡的綠蔭會讓你全然忘記是在鬧市,如果幸運還能趕上一場演出,我那天撞上了一群孩子在唱搖滾,有個白人小男孩閉著眼把手高高舉向天空,看得我心醉。順便可在外面看看頂著1萬噸圓頂的名人紀念館PANTHEON。時間不夠不去也無妨,門票不算便宜,且東西不多(我懷疑我在裡面沒找到地下入口,據說下面有東西)。

拉雪滋公墓--我還沒去過,但聽說蕭邦、莫利哀、奧斯卡瓦爾德等都在那裡棲息。一直惦記著薩特睡哪兒了,俺對這位存在主義祖師爺感情甚深。

雨果故居--雨爺爺生活了16年的房子,有他的家藏以及繪畫等,好好注意一下雨果寫作的桌子,小小的,很樸素,但桌子的邊角都是精心修制的,顯出它的高貴。還有他的書櫥,年代雖然久遠,但就是耐看,裡面有他的手跡,有一幅很美麗的五彩瓷磚畫。他可是跟中國感情太深了,到處都是中國寶貝,我差點以為撞進賈政家了。

畢卡索畫廊--收藏有牛眼老人家(懷疑是他故鄉的鬥牛傳染的)的200多幅作品,很值得好好品味。你可看出這大師一生的軌跡,寫實的充分寫實,抽象的抽象死,風格多變,心緒萬千,但又有內線牽著。

馬德萊娜教堂--酷似希臘神廟的基督教大教堂,以其龐大的石柱而顯神威。裡面的自然光只來自三個小DOME,是建築史上的傑作。

當然不要忘了看看金碧輝煌的巴黎歌劇院(Opera)--你可要讀做"奧貝哈"噢,法語聽起來就是高貴。那裡有世界上最大的舞台,還有1964年夏加爾畫的天頂,看第一眼時能讓人暈倒,最好帶上急救藥或者能肩住你的最有力臂膀。有機會還是去看個夜場,《睡美人》或《吉賽爾》等都好極了,讓你的巴黎之旅徹底不虛此行。

拉丁區--有700多年法國知識精英生活和聚會的歷史,歐洲名校索邦大學就坐落在此,空氣中有不斷變幻的新思維夾雜著尼古丁和咖啡的氣味,我在那裡逡巡半天,想找回當年老爹的浪漫,他說:你若有幸年輕時在巴黎生活過,那你以後的歲月不管到哪兒,巴黎都會一直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道移動的饗宴(大意)。我懷疑他和他的同輩都在巴黎找到了別的城市沒有的氣味,這個城市是流亡者的家,也就是在這裡,蕭邦開始作曲、畢卡索開始畫畫、喬伊斯開始寫《尤利西斯》……,看看巴黎酒吧的坐相你就能開竅,巴黎人喜歡泡吧的程度遠遠超過了其他,他們都毫不避諱地面街而坐,人在前面經過是無路可逃的,那目光肯定在檢閱你,和著一小口咖啡或一個煙圈,你就被重重咽下了,那時肯定後面又來了另一個受檢"部隊"。當年老爹、夏加爾、莫迪等常去的幾個酒吧如La Closerie,Des Lilas,La Rontonde,Le Select和Le Dome等都鱗次櫛比,一定好好看看坐落在一棟雕花樓下的Le Dome,不遠處是羅丹的巴爾扎克青銅雕像,一個Dome泊在白雲不肯離去的藍天裡,看慣了車流的眼睛再看它感覺舒服極了。有時間最好進去喝杯咖啡,我在想,要是能有幸下半生住在那幢樓上,這輩子就埋刀藏劍徹底斷了俠念不走江湖啦!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絡, 文中所有觀點看法不代表淘大白的立場